改革开放前后的中英街 在故事中寻找中英街当时模样

发布时间:2017-07-18来源:深圳商报编辑:陈蓉

深圳新闻网讯 改革开放前后,中英街是啥样子?有哪些故事?近日,记者采访了曾任沙头角公社书记的张润添老人,让我们一起在他娓娓道来的故事里,寻找中英街当时的模样。

中英街的渔民新村建成后,当时的广东省领导到吴天福家做客。

当时的广东省领导在中英街界碑旁。

“笑着来、哭着走” 的地方

1974年的一天,在蛇口公社担任副书记的张润添,接到宝安县委通知,立刻到县里开会。“到县委后,县委书记方苞找我谈话,说我被任命为沙头角公社书记,立即赴任。”张润添说,“沙头角是当时逃港的‘重灾区’之一,连一条到深圳的公路都没有,条件非常差,自1969年从盐田人民公社分出来到1974年,五年时间每年换一任书记,我们当时到县里开会时,沙头角的干部就自嘲地说,到沙头角当书记,是‘笑着来,哭着走’,很多人不愿意来,来了也待不久。”“我就跟方苞书记说不想来。方苞说你别跟我说这个,不行。我就说,能不能跟你口头约好,我去,但不带家属,家属在蛇口生活习惯了,去不方便,干五年,不管干得好不好,到时都要让我走。方苞也不明确回应我,只是笑着对我说,去好好带领群众把经济搞起来。”

“我一到沙头角公社报到(当时的公社办公地点就在中英街内,桥头管理并不像现在这么严),才知道公社连个办公地点都没有,一直是租的民房办公,连接待的茶叶都没有,更别说其他什么办公设备。也没有自来水,居民们饮水做饭都是到桥头的那口古井里打水。一些生产队过年的分红只有三毛钱。”张润添回忆说。

逃港的人是留下来的两倍多

除了穷,沙头角还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: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,沙头角人均年收入仅100元人民币,而对面的香港人均年收入达到7万港币。由于两地收入悬殊,沙头角出现大规模的逃港潮,当时的中英街就有2600多人逃到香港,留下来的只有1200多人。连年的外逃使得劳动力锐减,桥头外的官路吓、径口、圆墩头、叶屋、沙井头、暗径、恩上等几个村庄,年青的壮劳力非常缺乏。像恩上村,因为住在山上,村民们进出村里都是靠担挑肩扛,年青劳力大都逃港,剩下的大多是老人小孩,连交公粮都要公社派人去担。中英街内有两个生产队,一个是渔业大队,一个是农业大队。渔业大队的社员都是靠捕鱼生活,渔船都是小小的木船,出海经不起风浪的,渔民的住所连间像样的房屋都没有,渔民们不是住在破破烂烂的老屋里,就是住在船上,遇到台风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。

“发展经济,手头上啥的没有。咋弄?我就找方苞书记,向县里申请资金,给每个生产队买了一台拖拉机,把生产队的农产品运到边境卖给香港那边,换来资金发展养殖,让农民的收入有了提高,逃港之风也有一定程度的遏制。”张润添说,然后,就是想着把恩上村搬下来,协调圆墩头、叶屋、沙井头几个生产队,各拿出点地,给恩上村村民。为了引来自来水,张润添多次跑县里,钢管、铜水龙头都是要批条才能调拨的,但经过努力,中英街终于通上了自来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