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东解读沈从文小说中的艺术留白

发布时间:2018-07-09来源:深圳晚报编辑:邓雪婷

2018年6月29日,在盐田区图书馆“山川上的中国”系列中国文学讲座第三季第5讲上,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创意写作导师、深圳作家协会副主席蔡东与读者朋友们分享了《沈从文小说中的艺术留白》。讲座由著名设计师、本次活动的策划人之一韩湛宁先生主持。

本期“山川上的中国”系列中国文学讲座聚焦沈从文和他的小说。

蔡东从沈从文的小说特色讲起,分析了好小说具备的特质以及它们带给我们的启示。蔡东认为,沈从文是少数有自己的语言风格、山水自然观、小说美学和小说观的中国小说家,他的小说,无论是《山道中》《阿金》,还是《边城》《丈夫》《八骏图》《巧秀和冬生》,都处处充满了留白、不确定性、开放式的结尾。众多的西方优秀小说,也具有这种特质,比如雪莉·杰克逊的《摸彩》、门罗的《多维的世界》、科尔姆·托宾《长冬》、若昂·吉马朗埃斯·罗萨《河的第三条岸》等,优秀的小说都具有线条极简的高贵感,都切近生命终极问题,都具有宏大格局,不局限于一时一地的超越性和穿透力。

蔡东最后总结说,在现代城市中生活,人很容易被惯性吞噬掉。懂得留白,理解了虚实相间,就理解了现实人生的复杂性、多样性和可能性,能于低头积攒“六便士”的间隙仰望夜空中的明月。

沈从文小说中的文学自觉

蔡东认为,沈从文的小说是他的文学自觉的产物,他真实的内心世界非常广阔,塑造了众多生动的女性形象。

沈从文的小说语言非常平实、精准,在他的小说中,读者可以窥见他深厚的白描功底,他以自己的故乡为蓝本建立了一个世界。沈从文认为小说首先是一门艺术,而不是其他别的,他说过很著名的一句话:“我的希腊小庙攻克的是人性。”他的小说具有永恒的生命力,能经受得住时间的考验。他不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人,他只是把自己的思想融化在了小说里,他抓住了小说写作特别永恒的东西:千古不变的自然和人性。

沈从文小说中的留白艺术

沈从文的小说,无论是《山道中》《阿金》,还是《边城》《丈夫》《八骏图》《巧秀和冬生》,都处处充满了留白、不确定性、开放式的结尾,他的留白是精心构思的结果,是策略性的空或者是引诱性的空,能够引诱读者去想象更多的东西。但沈从文能做到浑然天成,所以,从某种意义上说,他的留白不是技法上而是生命方式上的,他的小说结尾经常是非常混沌的,而只有混沌才可以孕育新的东西。

蔡东还以雪莉·杰克逊的《摸彩》、门罗的《多维的世界》、科尔姆·托宾的《长冬》、若昂·吉马朗埃斯·罗萨《河的第三条岸》等众多世界名著,解读了留白在小说中的重要作用和意义。(瘦竹)